师门上下都不对劲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小龙崽亲近火, 喜欢火, 整条龙也是火一般耀眼的颜色, 相比于火,自出生以来就没碰过几次的水来说, 小龙崽就有些怕了。

  烈日当空,蝉鸣鸟叫,烛尤脸色沉沉地站在水边, 冷冷看着小龙崽抱着裴云舒的小腿哭得打嗝。

  身为龙, 江流之主翻云覆雨的龙, 竟然怕水?

  真是滑天下之大稽!

  裴云舒不知怎么去安慰龙崽, 他的裤腿都被小龙崽蹭来蹭去的从鞋袜之中脱离, 露出一小半白皙滑腻肌肤。

  小龙崽口齿尚且不清晰,爪子牢牢抓着裴云舒, 大大的金眸眼泪汪汪, “爹……爹……”

  带着奶味儿, 那还是百里戈专门捉回来的一头烈虎的奶。

  这么小巧的一只, 裴云舒也心疼极了,但是一条龙不会水, 这也实在是……

  “阿崽,”裴云舒无奈地蹲下身,试图和小小的幼崽讲着道理,“龙都会水的。”

  奈何他劝了良久, 小龙崽还是不愿意放手, 烛尤脸色一冷, 凭空将小龙崽抓到手中,深深看着小龙崽的金眸“你喜欢你爹爹?”

  小龙崽虽然怕烛尤,但这点烈性还是有的,涉及到爹爹,他忙不迭地点着脑袋,“喜欢!”

  “但除了你之外,还有很多人喜欢你的爹爹,”烛尤脸色是从未有过的严厉,他微眯着眼,黑眸中的残忍清晰,“你如果不强,就会被别人抢走爹。”

  小龙崽吓得一顿,瞪大着眼睛看向龙父。

  烛尤将裴云舒看做是不允任何人染指的宝物,放在他的心头尖尖上,能容忍小龙崽一而再再而三的撒娇已经是看在白龙的面子上,看在龙族将要灭族的面子上。

  他此时看着小龙崽这样震惊而又恐慌的表情,咧出一个凶残的笑,“你这么弱,能保护你的爹爹吗?”

  看在小龙崽的眼里,龙父此时的模样就如同百里戈那个坏大人所说的会吃龙崽的大妖怪一样,他眼中的水泡就要挂不住了,但临到哭出来,又握着小拳头硬生生忍住,他要保护爹爹!不把爹爹让给任何人!

  小龙崽抽抽鼻子,从龙父手里滑下来,不用龙父说,就鼓起勇气一跃跳进了溪流之中。

  “小心!”裴云舒只来得及说出这两个字,就震惊不已地看着小龙崽在激流当中奋力挣扎浮起,烛尤到底和阿崽说了什么,竟然能让阿崽自己跳进水里。

  小龙崽实在是小,在裴云舒和烛尤眼中的一条小小溪流便能将他彻底卷走,但是心中想着要变强保护爹爹的小龙崽,反而是红着眼睛往更深的水流中钻去。

  整整一个时辰,一个时辰之后溪流中的水忽而形成几个高柱,托着小龙崽“飞”了起来。

  小龙崽精疲力尽,但眼中却亮堂极了,他操纵着水托着他来到爹爹面前,骄傲道“爹爹!”

  裴云舒的目光一瞬间柔和下来,他抱下小龙崽,“乖崽。”

  小龙崽抱着龙尾巴嘬了一口,欢喜地看着裴云舒,又抵不住疲惫,呼呼睡了过去。

  裴云舒抬头朝着烛尤一眼,烛尤正阴沉沉地盯着占据他怀中的小龙崽看,裴云舒噗嗤一声笑出声来,烛尤回过神,看着他的笑颜,也跟着勾起了唇。

  眼中更加火热,他的目光定在裴云舒的身上移不开半分,还好裴云舒早就习惯他这样的视线,尚且还能平静的无视。他轻手轻脚的将小龙崽放在嘴里嘬着的尾巴尖放出,如同红宝石般亮丽的尾巴尖上混着亮晶晶的口水,裴云舒用手帕给他擦去,又将小龙崽蜷起来的爪子松开,扫去指缝间藏着的沙粒。

  “你同他说了什么?”照料好了小龙崽,裴云舒不免好奇地问道。

  烛尤摇了摇头,换个话题道“过几天就将他扔到神龙秘境中去?”

  “就算你送进去了,阿崽哭闹一番白龙也是会将他重新送回来,”裴云舒无奈,“你每一日都要提上三四句将他送走的话,但我倒是没看出来你多么不喜欢阿崽。”

  烛尤想了想,俯身在他耳边轻声说了一句话,裴云舒的耳朵瞬间染上了红晕,眉目含羞带怒地扫了他一眼,“你每日……还觉得不够吗?”

  烛尤苦恼地皱起了眉,黑眸幽深十足,直白的含义夹杂其中,让被他看着的人忍不住的面红耳赤,“夫人,你觉得我够了吗?”

  上回吃足了瘾的那次足足过了四十二天,裴云舒休了三天还需照顾变小的烛尤,那四十五天真是日夜不分的荒唐,如今日日欢愉,裴云舒已经觉得够了,偶尔小龙崽闹腾,更是让裴云舒暗自偷喜,好不用和烛尤翻云覆雨了。

  要说不喜欢这事,其实也不然。相反,只是因为太过欢愉,而裴云舒又不喜自己重欲,才更加纠结来纠结去,一面怕烛尤放开着来他会彻底沉迷在欲望之中,一面确实体力全失、汗流津津,之后还需清洗,麻烦得很。

  裴云舒还记着龙涎香的那回事,他对于卖香老板说的话深信不疑,往往烛尤只要亲他一下,他就觉得浑身发热暗自躁动,他将这些变化全归在了烛尤的身上。

  必定是这只色蛟的口水有催情之用,才让裴云舒这么轻易便能被他撩拨起来。

  越想越是不正经,裴云舒赶紧回神,咳了一声,“昨日百里还问我,为何不给阿崽起个名。”

  烛尤总算正经了起来,他皱眉看着睡的香甜的小龙崽,“一旦给他起了名,就彻底和他有了因果。”

  裴云舒笑道“你不愿意让我多扯上因果?”

  烛尤认真地点了点头。

  修士总是不愿意自己身上的因果过多,若是飞升,那必定要斩断凡间的一切情缘因果,龙能活得很是长久,烛尤此意,只是怕小龙崽会拖累裴云舒罢了。

  裴云舒追着问“千年以来,我从未听说过有哪位修士飞升成功的事迹,距离飞升最近的便是无忘尊者,他需断情断爱,若是我真的飞升了,烛尤,如果我也需要忘了你呢?”

  心魔历练之中,那飞升之后一片纯白的世界,对裴云舒来说,他早就对修为的巅峰至尊这一回事没有想法了。

  修为足够保护自己与在意的人即可,不求长生不死,时间够与自己所爱之人白头偕老即可。凡间那么多的美景美食,身侧如此好的爱人友人,又何必独独要追求飞升呢?

  只满足,就能觉出万般幸运。

  心中满是感慨,周围的灵气忽而无风自动了起来,烛尤眉头一皱,迅速从裴云舒怀中抱走小龙崽,而裴云舒则进入了一种玄之又玄的境界之中。

  不过片刻,百里戈等人也赶了过来,他们看着裴云舒感悟,在一旁为他护起法来。

  烛尤却死死盯着裴云舒,有些心神不宁。

  他不断想着裴云舒之前所说的话,忽而不想要裴云舒飞升了。

  即便只是裴云舒的随口一说,他的自私和贪欲还是不敢去拼任何一丝裴云舒要舍弃他的可能。

  风围绕着裴云舒转了几圈,待到金光散落满地,黄昏漫上枝头时,裴云舒才醒了过来。

  他只觉得浑身顺畅,似乎是想通了一些事,又似乎是什么都没想,低头一看时,才知道自己这是心境顿悟了。

  随着心境的顿悟,他先前压制的那些修为也跟着倾泻了出来,不过一睁眼一闭眼的时间,裴云舒的修为已经变成分神后期了。

  从未有哪次的进阶有如今这般的爽快和舒适,裴云舒扬着笑转身,就对上了烛尤紧张的目光。

  心中自然而然地明白了烛尤在想什么,裴云舒上前摸摸烛尤的蛟龙头,安抚道“若是飞升真要断情绝爱,还不能同你一起的话,这神仙不做也罢。”

  烛尤抱住他,闷闷不说话。

  裴云舒给周围的人使了一个眼色,懂他意思的友人无声笑着离开,待人没了之后,裴云舒才推开烛尤,捧着他的脸道“我先前也很是担忧,同你此刻的心情一般无二,我担忧你成龙了之后,便会挣脱出天地之间,飞到我所追不上的地方遨游了。”

  “不会,”烛尤眉头皱得死死,“我不会如此。”

  裴云舒笑了笑,眉目清亮地看着他,又凑近亲了亲烛尤的眉头、鼻尖和淡色的唇,“你相信自己不会离开我,也要相信我不会离开你啊。”

  这真情实意的话,让烛尤的呼吸陡然粗重了起来。

  裴云舒却是一笑,故意吻上了烛尤的唇,还伸出舌尖,快快的在他唇上舔了一口。

  湿润温热的吻让烛尤彻底稳下来了。

  两个人在月下安静地抱了一会儿,直到胸腔内的心脏跳动一致,烛尤才抬起头,按着裴云舒的下巴,哑声道“张嘴。”

  裴云舒乖乖启唇,由着烛尤的大舌探了进来。

  唇齿相交,呼吸炙热。

  不远处的一颗巨树后面,百里戈抱着小龙崽津津有味地看着,小龙崽被他捂住了嘴巴,一双爪子奋力朝着爹爹的方向伸着,金色竖瞳里漫上了一层水光。

  “嘘,”百里戈手指放在唇前,低声道,“你现在要老实一些,不然我就带你回去,让你连爹爹也见不到。”

  小龙崽委屈地揉揉眼睛,屈服在百里戈的淫威之下。

  看他听话了,百里戈就放开了他,小龙崽好奇地趴在百里戈的怀里看着不远处的爹爹和龙父,也学着百里戈的样子压低了声音,奶声奶气含糊不清地问“百里阿叔,龙父在吃爹爹的嘴嘴,爹爹痛。”

  百里戈咳了一声,这才觉得带小孩子来看这样的场景实在是不好,他转身带着小龙崽回去,漫不经心地敷衍道“那是你爹爹嘴巴疼,你龙父正在给他疗伤。”

  小龙崽话说不清楚地追问“爹爹为什么嘴巴疼?”

  简直就是打破砂锅问到底,百里戈头疼得紧,正好小龙崽这话说得不甚清楚,百里戈就佯装没听清的模样,“什么,阿崽说了什么?”

  小龙崽坚持着问了一遍。

  百里戈歉意地看了他一眼,“阿崽说的话不甚清楚,我听不懂你的意思。”

  小龙崽恹恹地趴在他的肩上,抓着他的衣服不说话了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

师门上下都不对劲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纪如锦慕萧寒只为原作者望三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望三山并收藏师门上下都不对劲最新章节